【国民娱乐每日礼金gm777.top,博盈彩票网中大奖】我们为您提供博盈彩票网注册,博盈彩票网投注,博盈彩票网app,博盈彩票网平台,巨华彩票开户,充提快速,操控简单,为博盈彩票网彩民服务!

校友陳宏誥與武昌起義

作者:張繼才編輯:系統管理員發布時間:2016-12-06瀏覽次數:113

 在辛亥革命研究中,歷史學家章開沅多次強調:“辛亥革命不是少數人的事業,它是一個數以萬計的知識分子群體共同發動和推進的。因此,無論是研究革命運動,或者是研究社會思潮,都不能把眼光局限于個別領導人,應該把視野擴大到更多的人群?!睍r至今日,學術研究出現了可喜的變化,但有關非領袖人物的研究還是具有一定的空間。例如在湖北辛亥革命中被譽為“八大金剛”之一、“革命家”的陳宏誥,幾乎就沒有人對其進行研究。研究這場革命中的非領袖人物,特別是在校青年學生與武昌起義的關系,有助于更好地把握武昌起義的必然性、資產階級革命影響的深刻性,從而深化對辛亥革命的認識。本文擬就陳宏誥與武昌起義的關系,兼及其同學,以期進一步揭示青年學生成長為革命者的經歷,闡述在校青年學生在武昌起義中的積極作用。 

 

 

 

 陳宏誥,亦名伯雄,字達五,號啟民,1889年出生于湖北江夏。1904年起陳宏誥先后進入南路高等小學、工業小學等校學習,1911年考入第一法官養成所,同年參與武昌起義。  

 

 陳宏誥17歲就加入湖北革命團體日知會,此時他還是南路高等小學的學生。1909年陳宏誥考入省城中等工業學堂(今武漢科技大學前身),其同學彭晟、趙師梅、趙學詩、陳磊、陳霖、江家瑞、傅鹽梅等人也先后傾向革命。曾在該校執教的李四光是同盟會會員,與學生陳磊是黃岡同鄉,對陳磊投身革命也起到一定作用。在這所規模不大的學校(1910年在校學生161人),革命思想與活動卻很活躍。史料記載,彭晟曾“與同學陳磊、陳宏誥、江家瑞、陳霖諸君力請監督增加兵式體操,給發槍械,借御外侮之名,為擴張吾黨武力之預備?!壁w師梅、趙學詩等以留學回國的監督不蓄發為由,剪去發辮,學堂當局也無可奈何。陳磊則反對學堂監督無故開除掌生而帶頭“鬧事”,于191 1年夏被開除。在1908年至1911年,上述學生先后加入到共進會,并積極從事宣傳與組織等工作。陳宏誥就“與同學陳磊、趙學詩、學魁君輩于武昌竭力鼓吹?!彼麄冞€在武漢散發傳單,揭露帝國主義侵略罪行和清政府的腐敗。在學界中,其他學校也有不少人參加了革命組織,如測繪學堂、文普通學堂、陸軍中學堂等學校師生。由此可見,湖北革命黨人在學界開展了扎實的組織工作,這也是武漢成為首義之地的重要原因。  

 

    武昌起義是革命團體文學社和共進會聯合組織發起的。至于陳宏誥參加了哪個團體,史料有兩種說法。一是文學社。湖北革命實錄館于1912年至1913年征集的、撰寫于1912年io月的史料《文學社事實》將他列為文學社領導人之一:“正社長:蔣翊武;副社長:王憲章……交通二員:彭楚藩、陳達五……”)也就是說,他與著名的三烈士之一的彭楚藩負責聯絡與組織工作。二是共進會。辛亥革命志士張難先所著《湖北革命知之錄》將其收錄于共進會名單。)張國淦所著《辛亥革命史料》也將其收錄于共進會。而目前能夠找到的較早的、最翔實的資料是湖北革命實錄館征集的《陳君宏誥革命事咯》,該小傳撰寫于1913年7月前,但對陳宏誥參與的組織,它卻沒有介紹。本文認為,陳宏誥不是文學社成員,而是共進會骨干。一是陳宏誥在革命活動中所密切接觸的革命黨人多是共進會員,特別是省城中等工業學堂的同學。二是陳宏誥參與活動的機關同興學社屬于共進會機關之一。該機關為共進會領導人鄧玉麟所建立,由趙師梅與其同庚堂弟趙學詩主持。史料記載,“同興學社所需要的經費,雖比同興灑樓為少,但仍非常困窘,他們的伙食,全靠住在學社中的工業學堂的學生如趙師梅、趙學詩、陳磊等供給。趙等當時都已參加革命組織。此外,學界中同志如牟鴻勛、謝石欽……陳宏誥、周之翰等,也常來同興學社,進行革命工作?!敝劣谒诠策M會任何種職務,因史料缺乏,難以考證,但從其參加革命較早的經歷,且在起義中和湖北軍政府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來推斷,應該屬于重要骨干。趙師梅是省城中等工業學堂共進會代表,即共進會在該校的負責人。同時,趙氏兄弟還是同興學社的主持人,為經營同興學社作出較大貢獻:“此學社賴師梅、學詩等資助維持,至八月起義時尚存?!?陳磊則“照料同興學社,于文學共進兩派之聯合,最為努力?!睉撜f,省城中等工業學堂的青年學生在革命團體中具有較為重要的地位。

 

二  

 

    1911年春,同盟會策劃在廣州舉行黃花崗起義,共進會領導人劉公、孫武等計劃在武漢響應。5月初,接到黃花崗起義敗訊,孫武等決定聯合文學社,在兩湖發難,而文學社也有聯合共進會的計劃,但兩個團體領導人存在門戶之見。幾經周折,9月14日,雙方達成在武昌起義的共識,并成立統一的領導機構,負責領導起義。起義領導機構成立后,決定分軍事、政治兩個方面進行準備。在軍事方面,成立臨時總司令部,蔣翊武為革命軍臨時總司令,孫武為參謀長,劉復基等為參謀。在政治方面,革命黨在漢口設立政治籌備處,由劉公負責,另設常駐政治籌備員和政治籌備員,協助起草文告、繪制軍旗等政治事務。至于陳宏誥任何種職務,史料也有兩種說法。一是調查部成員。辛亥革命志士楊玉如所著《辛亥革命先著記》持此種觀點:“調查部:正長鄧玉麟,副長彭楚藩。部員:陳宏誥、徐移山、蔡大輔、趙士龍?!?是任政治籌備員。李春萱所著《辛亥首義紀事本末》,、張國淦所著《辛亥革命史料》持此種觀點。然而不論系何種職務,陳宏誥都是武昌起義的領導人之一。首先,陳宏誥在領導起義的兩個最重要的機關——總指揮部武昌小朝街85號和政治籌備處漢口租界寶善里活動,并參與了武昌起義重大事項的決策。10月9H,孫武等人在漢口租界寶善里制造炸彈失事時,在武昌機關的蔣翊武等人正在商議工作,聽說了漢口情況,馬上討論應對之策,陳宏誥也在現場,他力持及時舉行起義,結果,蔣翊武果斷下令當晚舉事,決定以南湖炮趴發炮為號,各標、營立即響應,并派鄧玉麟、陳磊等分頭通知各標、營。由于清軍戒備森嚴,通知未能及時傳達,起義流產。而在當天,清軍得到革命黨人名冊,大肆搜捕,同興學社、襄陽學社等多個機關被破獲。當晚10時后,蔣翊武等人在小朝街85號起義總機關等待炮響,結果,被軍警包圍,蔣翊武乘無人注意時溜走,陳宏誥與劉復基、彭楚藩等人同時被捕。但因其父供職于巡警道,陳宏誥不僅幸免于難,而且免于牢獄之災。關于陳宏誥被捕的具體情況,史料說法不一。一說在押送途中因與警察熟悉,被警察偷偷放走:“宏誥與來捕之警管識,亦中途縱逃?!盻說被押送到巡警道署后很快被釋放:“被捕諸人先被送到警察廳,警察廳有人認識陳宏誥,便說:‘他的父親在廳內當科長,大概也是去辦案的?’陳連聲說是,一面說一面就溜走了?!闭f被押到巡警道后,經多方營救才獲釋:“君以其父彼時供職警察總署,得警員數輩多方解說,脫于獄?!备锩鼘嶄涴^收集的“三烈士供詞”印證了第三種說法。供詞提到,當局曾提審過陳宏誥:“旋逐一問襄陽學社所提之牟鴻勛、陳宏誥、陶德明(陶德琨之弟)等,均各言系[在]學學生(聞臨問明時,琨并在堂土聽審。琨系督署會議[廳]審查官,并不知革命為何物。)”說明他在巡警道并未輕易獲釋。而劉復基、彭楚藩、楊洪勝被殺害,其他被捕人員則被收押,直到起義成功后獲釋。其次,10月10日起義成功后,陳宏誥也處于權力中心,例如,頒布軍紀,禁止民軍隨意開槍等軍令就由他與黎元洪等人決定?!熬湃罩?,彈雨橫飛,不無誤死。至是,經執法官程漢卿報告,請都督黎公與諸革命[家]張振武、高振霄、陳宏誥諸君商定,以義軍舉動,總宜文明,故不命令,不準私放槍聲?!睘榱讼用窨只?,陳宏誥還親自率兵巡查民軍軍紀,安撫百姓,保衛商民,維持了城內秩序。

  

    趙師梅、趙學詩、陳磊也是領導起義的骨干成員。關于趙氏兄弟的職務,有兩種說法,一是兄弟兩人則與鄧玉麟一樣,作為命令傳達人,負責將指令傳達到新軍中的革命黨人,其根據是趙師梅的回憶。二是任領導機關中的會計。如楊玉如的《辛亥革命先著記》認為趙氏兄弟與梅寶璣3人是領導機構“會計”人員,李春萱的《辛亥首義紀事本末》也采此說。[8](p139)而陳磊則為常駐軍事籌備員,參與了制造炸彈等軍事準備工作。此外,在溝通、撮合兩個團體申,陳磊起了較大作用,頗受革命黨人稱道:“秘密運動,投稿各報,鼓吹民權,聯絡同志,籌措餉資,殫精竭慮,罔有推辭。孫、蔣有隙,和解不遺余力。凡我同志,無不敬佩?!盪2Xp440)在革命黨人緊鑼密鼓的準備中,趙師梅、趙學詩、陳磊還負責繪制軍旗。軍旗是共進會總會在日本東京設計的。他們按照設計方案,繪制圖紙,并請裁縫剪裁出20面軍旗,其中18面存放漢口機關。10月9日,因孫武等人制造炸彈不慎爆炸,機關內起義文告、黨人名冊、軍旗被搜去。10月10日起義爆發,民眾為避槍彈紛紛逃離,趙師梅等人四處尋找裁縫,終于從裁縫處找到剩下的2面軍旗,這樣,武昌起義勝利后,鮮艷的}‘八星軍旗飄揚在武昌上空。與陳宏誥遭遇相同,趙師梅、趙學詩也遭逮捕,但同樣幸免于難。10月io日夜里,趙師梅、趙學詩、陳磊3人從同興學社分途前往陸軍中小學、二I‘九標、測繪學堂傳達指令,約定同時并舉,趙師梅兄弟先后返回時被抓捕,與房東一起被警察關押,幸虧當晚起義爆發,負責關押他們的警察逃逸,兄弟兩人才重獲自由。

 

三 

 

    10月11日上午,武昌光復后,革命黨人在閱馬場咨議局商議組建軍政府,推舉都督。陳宏誥參與了這次活動,是湖北軍政府的組織者之一。超義前革命黨原推定的都督劉公在漢口,此時漢口尚未光復,不能到任,總指揮蔣翊武在10月10日武昌小朝街85號總機關險些被捕,出逃未歸,參謀長孫武10月9日因炸彈爆炸受傷,其他重要人物或被捕,或被殺,領導起義的多為下級軍官,資望不高,同盟會領導也無人在漢。為穩定人心,爭取各地響應,急須成立革命政府。首義的領導者們派人找出地方頭面人物,商討對策。二卜一協統黎元洪等舊軍官、湖北咨議局議長湯化龍等舊立憲黨人被革命黨人覓得,其中湯化龍就是由陳宏誥的同學趙師梅、陳磊找尋而得。各界集議的結果,是推舉黎元洪任都督。雖然黎元洪在軍界負有清譽,但他反對革命。革命黨人此舉實出于無奈,目的是以這個“大人物”來號令天下。    黎元洪開始對革命黨并不予以合作,而是持有觀望態度。為了處理緊急的軍政事務,11日下午,領導起義的革命黨人蔡濟民、鄧玉麟等人再次集議湖北咨議局,決定成立謀略處,負責處理軍政府的事務,實際上,謀略處就成為臨時權力機構,蔡濟民、鄧玉麟、陳宏誥等8人就是推舉的八大謀略。 

  

    謀略處為湖北軍政府的創設和推動各地光復做了大量的工作。第一,陸續建立軍政府機構體系。第二,頒布了嚴格的軍紀。第三,向海內外發布了系列文告,痛斥清政府罪行,號召人民進行革命。謀略處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對捍衛湖北革命成果、推動全國革命,起到了積極作用。作為謀略之一的陳宏誥,在軍政府建設中作出了很大的貢獻。史料記載,“維時,義聲始播,人心不知所歸,黎公初履都督任,黨中事諸不悉,各團體干員負重傷,及被逮小曾釋者參半,民心未固,應事乏人,種種危機,不可枚舉。賴君與陳磊、蘇成章、蔡漢卿、潘公復諸君籌面進行方略,并組織都督府內部各機關,由是規模大振,人心為之少定。當是時,府內庶務殷繁,君除指揮支配外,猶復躬親細事,數日夜不遑假寐,無倦容,亦無廢事也?!?nbsp; 

 

    隨著湖北軍政府組織體系的逐漸完善,革命形勢日益高漲,黎元洪與湖北咨議局原議長湯化龍等舊立憲黨人開始積極爭奪權力,10月17日,《中華民國軍政府暫行條例》頒布,確立了以都督為核心的新的權力體制,一批舊官僚、立憲黨人掌握了各部門權力,謀略處被取消,陳宏誥等人被排擠于權力中心之外。10月25日,孫武等革命黨人重新修訂了組織條例,更換了軍政府組成人員,使得革命黨人不僅控制了政權,在軍政府機構中占據多數,而且成立各部總稽查處,負責稽查軍政府各部門、各軍隊。陳宏誥等8人任各部總稽查處總稽查官。當時,輿論界稱之為“八大金剛”。  

 

    “八大金剛”為10月10日領導起義的重要人物,權重一時,威望頗高,陳宏誥還身兼數職。史料記載,“白漢陽失陷后,各部有遷徙者,有人員走散者。當停戰之際,外面難按約停戰,而內部各部不能不照常整(頓)備戰事。各革命家恐各部驚惟(慌)之余,辦事難見(免)敷衍之弊,特組各部總稽查機關大朝街,?;楦鞑恳磺?。高振霄、陳宏誥乃草命中老同志,故公舉二君與蘇君等八人共擔任各部稽查任務。其二君所遺執法科調查事物,亦屬重要事,軍務部以陳宏誥、高鴻綬均革命巨子,故以之接任?!逼鹆x以來,陳宏誥就擔任執法處調查。執法處最初隸屬軍政府,后來改為執法科,隸屬軍務部。在戰爭時期,執法處任務繁重,尤其是負責審理軍事案件,如審理漢奸、問諜、貽誤戰機等案件,此外,還包括大量的普通司法案件。南北和談、戰事結束后,陳宏誥等總稽查官建議湖北設立臨時議會,得到批準后,主持臨時議會選舉工作,直到議會建立。由此可見,陳宏誥在湖北革命黨人中的地位。 

 

    省城中等工業學堂的其他幾位革命黨人都參與了起義。.趙師梅、陳磊、彭晟還參與了都督的推舉。為轉變黎元洪的態度,陳磊剛柔并用,盡力說服。武昌光復后,城內殘存反動軍隊,也混雜著清軍奸細。軍政府成立后,陳磊任稽查員,與李翊東等偵查到都督府衛隊司令官方定國等奸細、偵探,捕獲數人,予以處決,對維護武昌秩序和革命政權起到了重要作用。在陽夏戰爭中,省城中等工業學堂的革命黨人參加了戰斗。趙學詩、陳磊隨黃興上漢陽前線,負責后勤保障,陳磊任總訓令部金柜科科長,趙師梅率兵上陣殺敵,彭晟任職湖北軍政府外交部,在戰火紛飛的武漢,他們與民軍一起堅持奮戰一月之久,表現出視死如歸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,趙師梅在戰斗中受傷。

  

    總之,陳宏誥等人從普通青年學生成長為資產階級革命志士甚至革命骨干,反映了時代變遷對青年學子的巨大影響。他們不是職業革命家,不是參與革命團體的新軍,也不是打入新軍中的知識分子,而是武昌起義中非主流群體——在校學生,但他們并非在革命高潮中被動卷入,而是開始就積極投身其問,成長為骨干,所以其經歷特別具有意義,反映了在校學生對革命的主動認知,從而說明這場革命的深刻性——不愧為“20世紀最偉大的事件”。

 

數字校報

 

最熱文章

博盈彩票网